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6526阅读
  • 17回复

望穿秋水---《烽烟消弭  怎能抚平我心中的战地惊魂》

楼层直达
级别: 精灵王
— 本帖被 孙国华 执行加亮操作(2016-06-19) —
【望穿秋水 2】
       不可复制的童趣  不容颠覆的记忆
             ——故 乡 龙 岩 浦 散 记 之 二
                         萧 辉 政
        戍鼓断人行,秋边一雁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摘自唐·杜甫《月夜忆舍弟》
        先辈劳碌的身影何时再现?儿雏的童话故事可否重演?
                                                                                             —— 一道留在心灵橱窗的习题


                            四、烽烟消弭  怎能抚平我心中的战地惊魂
         战场上两军对垒,刀光血影;对峙双方相抗衡,剑拔弩张。战争乃政治最高表现形式,是关系国家安危和民族存亡的生死角斗,是热血与指挥艺术谱写的悲壮史诗,亦是狂人们杀戮的游戏,更是正义与邪恶博弈的世界。朝鲜战争过早地将我们推进烽火硝烟,强迫接受战争的磨难和恐惧,幼小的心灵从此蒙上一层永远拂之不去的阴影。
         好在我的家乡地处西北边陲,至少尚未计入敌军吞噬的目标,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这里算是远离沙场、只闻炮声不见其形的极为难得的偏安一隅。纵令如此,战争投下的阴影永远也不会忘却。
         战争伊始,当地政府就挨家挨户动员居民疏散乡下,要求居民遇到敌机来袭要懂得钻防空洞、找掩蔽体,同时要求将所有玻璃门窗一律贴上“米”字封条,以防炸弹震碎玻璃伤人,尤其在夜间管制灯火严防外泄,以免给敌机造成攻击目标。那时断电是家常便饭,每家都备有煤油灯、汽灯或蜡烛,甚至用棉花捻儿浸油做成简易的豆油灯,虽是灯光如豆,却也能摆脱黑暗带来的恐惧和烦恼。
         睡梦中,——敌人先遣部队长驱直入越过盐州,当地反共组织“治安队”强制百姓列队挥旗“欢迎”侵略者;再前进五六十里就会直逼新义州、饮马鸭绿江了;
         睡梦中,——敌军小炮艇半夜三更潜入鸭绿江口逆流而上,侦探江面防务虚实;且在家乡门口空鸣几炮匆匆离去;
         睡梦中,——激烈的爆炸声惊碎梦乡;只见东方新义州一带火光冲天,通红一片……
         睡梦中,——夜空里信号弹的流光交互辉映;这是狗特务、“治安队”在向其主子通风报信,给静谧的天空平添一丝恐惧;
         睡梦中,——敌机沉闷的马达声在黑暗中响起,随后空中飘飘洒洒落下五颜六色的反共传单,有文字有漫画,我曾亲手捡拾过;
         睡梦中,——志愿军援朝部队在夜色中急行军直插前方。白天听大人讲起他们的见闻,战士们肩扛大盖枪,身背子弹袋和行囊,有的还肩挑行军锅,行色匆匆,纪律严明。他们大部分操着南方口音,有不少国民党军队起义和解放过来的士兵。他们用劣质装备竟能战胜武装到牙齿的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足以说明“正义必胜”;
         天空中,——志愿军 “米格-15比斯” 战鹰与美军 “F-86佩刀” 战斗机博弈比拼,斗智斗勇。1952年12月3日中午,24架敌机窜扰我鸭绿江口,志愿军空军第3师紧急起飞12架协同前苏联空军进行截击。在没有一丝游云的天空中,几十架飞机密密麻麻,你来我往,机关炮声不断,犹如绽开的礼花,煞是壮观。最后以击落一架敌机我军无一伤亡的战绩鸣金收兵,在辽阔的天空中上演了一曲永垂抗美援朝战争史册的“龙岩浦空战”;
         更有令人瞠目者,惊悚的一幕竟然就发生在身边——那是晚秋一天的下午,空袭警报凄厉地响起,我们急忙拎起早有准备的包裹跑出家门,准备前去西山避难。当跑出七八百米来到“中国街”南头地段时,只见一架“佩刀”式敌机俯冲而来。当时四周空旷无人,母亲领我们兄妹三人急忙分散匍匐在路边的沟堤内,说时迟那时快,俯冲下来的敌机一阵扫射“哒、哒、哒……”在耳边炸响,弹着点近在咫尺,随着溅起的尘烟掠过头皮呼啸而过,座舱内美国飞行员的面庞清晰可见。——或许蓝眼睛高鼻梁的飞行员在漫不经意地跟我们一家老小开了一个小小的国际“玩笑”?至今想起仍然毛骨悚然。
         原以为远离沙场的区区边远小镇不会招惹麻烦,没承想险遭生命之虞,于是决意下乡,借居王光德大爷(王照福王照凤之父)家避难。他们自我家迁出后,入住于“南园子”附近一处山丘脚下,这里虽属乡下但距离我们家不算远,又有山丘依傍相对较安全。经过几年之后我们两家重又过起了当年“对面屋”的有趣生活,这回是他们在东边我们住西头。
         转过年战局稍稳,母亲遂带领我们兄妹三人开始了郭山之旅。郭山郡是朝鲜西海岸地区重镇,是铁路京义线交通枢纽,北接宣川郡、南通定州郡,驻扎许多志愿军野战部队。为了生计,父亲和萧永新三爷、兰学文大叔、邹吉宝大叔四人合伙在郭山开菜园子,主供志愿军部队新鲜蔬菜。菜园分北、南两园,四位合伙人驻北园,雇佣的四五个伙计长住南园。
         母亲好不容易花重金雇来一辆朝鲜人的老牛车,一家人就匆匆启程上路了。朝鲜牛车两边是车幅硕大、用铁皮箍着的轮毂,铁轮压在板结的沙土路上,“吱呀吱呀”叫个不停,好在牛的速度慢,颠簸的幅度要轻好多,并未影响观赏野外风景的兴致。我们一路向南绕过弥勒山多半圈来到盐州,在外祖母家住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又继续赶路,傍晚时分终于到达郭山的北菜园,见到久违的父亲,一家人重又团聚在一起。
         一路风景一路颠簸,路上几乎阒无人迹,战争的残酷随时可触,战火的余烬到处可见,残垣断壁一片瓦砾,比比皆是,战斗的激烈可窥一斑。车门涂着白五星的美式载重汽车烧剩的骨架依然狼狈地停立在壕沟边,塔身标有白五星履带被炸断的敌军坦克残骸仍旧横卧在水塘里。郭山火车站就有这样的坦克,我们常去那里玩耍,摩挲炮塔上的机枪,驾驶室里的瞭望孔,爬上爬下,钻进钻出,玩得很开心。由于这里曾经是敌我双方激战的疆场,子弹壳、子弹头、弹匣,甚至于接近一米高的炮弹壳俯拾即是。我们常常把子弹壳用梭子扣联接起来背在身上以显威武,也有时将子弹头里的火药抠出来然后埋入铁丝扣灌上铅,做成饰物坠儿。偶尔也能得到一两块降落伞布,用它来做衣服和帽子,那才真叫一个结实。
         当人手不够时就帮助大人采摘,芸豆、黄瓜、西红柿、茄子、辣椒……一摘一大筐。上午志愿军就会赶着马车来拉菜,一来就好几辆,间或有见开汽车来。他们将胶皮轱辘大车停在路边,卸下马匹拴在树荫下。高仰着头的大马,令我们生畏,牠们个个膘满臀肥,毛色油光锃亮,在这里学会了如何区分骡、马及牠们之间的姻亲关系。
         北菜园前头是一片果园,旁边有便道通向公路,路口有一孤独的茅草屋、一个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照相馆。业主是个十六七岁的朝鲜小伙,眉目清秀,为人谦和,特别喜欢与我们交流。每当我们去到那里,寂静的小屋顿时热闹起来。他擅长绘画,常给我们演示写生、素描,当然也不忘给我们拍照,虽然相机的像素不敢恭维,但在当时经过战火洗劫之后已是不可多得的“高端”设备了。摄进镜头的照片虽然缺乏清晰度和层次感,但它纯真的一瞬却不失为人生旅途中的一份珍贵的纪念。在这里初步领略了照相工艺的大致流程。
         条件如果允许志愿军叔叔总会带上我们到部队去玩耍并留下就餐。记得有次到定州志愿军后勤分部去运物资,他们也不忘将我们抱上军用卡车邀去观光,一路上不乏呵护和照顾。郭山之旅虽然很短暂,但内涵丰富,色彩纷呈,不仅满足了童心的诸多好奇,还极大地丰富了个人的人生经历。
         这似乎逸出了故乡的范畴,但它毕竟属于我少儿时节的一段令人留恋的难忘经历,其情其景至今仍然深深固化在脑海里。由是冗陈罗列,不嫌其烦。离家漂游,居无定处,走到那里,那里就是你的家,作为萍踪浪迹的海外华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现在回想起来,我家曾先后多次入住过最可爱的人——志愿军官兵,其中有团营首长、连排长,还有士兵。为祖国亲人提供宿泊,方便亲人以尽绵薄之力,至诚至善,是一种荣耀。什么汽车连、防化连,工兵班、通信排都曾光顾这里,门前操场上常停着一列汽车、庭院里立满摩托车,两轮、带斗的三轮……工作台上支着无线电步话机、莫尔斯密码发报机,电波环绕、键声滴答……也许是印象太深,或是冥冥中使然,报考大学的通信专业是否也与此经历有一丝关联?
         每当祖国慰问团到来时,老百姓立时就像注射了兴奋剂似的顿时欢腾起来。跟着“最可爱的人”沾光,欣赏祖国亲人的风采,对于文娱生活相当匮乏的华侨来说更是趋之若鹜、喜上眉梢。京剧、评剧、歌剧、话剧、歌舞……争奇斗艳、姹紫嫣红。记得有一次要到二十里开外的弥勒山志愿军师部看戏,李昌瑞用他自制的自行车带上我一路颠簸而去,但厚厚的人墙钻不进,只得站在不算结实的自制自行车上隔远观赏,害得李昌瑞不时地扶我以免摔倒。舞台上“生旦净丑”争相出场,各种脸谱轮番亮相,《空城计》、《打渔杀家》、《徐策跑城》、《贵妃醉酒》、《穆桂英挂帅》……梨园争春、高潮迭起,对于平生第一次直面的京剧艺术懵里懵懂,不知就里,只觉得热闹好玩。
         附近的朝鲜中学操场上也曾搭过几次戏台,慰问当地志愿军部队。记得有两次是上演现代歌剧《白毛女》和《志愿军未婚妻》以及《志愿军小唱》等抒情歌曲,引起空前轰动。剧情让人难以忘怀,表演使人陶醉,歌剧中主人公的情感牵动着众人的心。每到轮回演出季,我们家东西四铺炕都住满了文工团女队员,以至于我们的卧房也得挤进两三个人。这些女文艺工作者们合体的军装,长长的发辫,齐膝的高腰筒靴,引人入胜的表演,给人以清新、高雅的感受,給战火蹂躏的土地注入了新鲜活力,给战后龙川平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军民鱼水情深。许多大道理对于少不经事的我们不知几何,但看到、体会到志愿军叔叔非常喜欢华侨小朋友,经常领着我和辉建弟、兰鸿福到他们住处玩,尽管那里有不少朝鲜孩子。表演口琴、拉二胡、吹笛子;给我们讲故事,教我们玩扑克、打“百分”;向我们分发糖果点心、肉罐头,记得那时我十分偏爱“大虾”酥心糖;经常被领到照相馆里合影,每次都不忘叮咛相片上标注“朝鲜留念”、“友谊长存”字样!忘不了与何定文叔叔、龙清忠叔叔、谢伯泉叔叔、齐排长……等人的忘年之交,永远缅怀与他们曾经相聚欢悦的难忘时光。
         战争让人们流离失所、疲于奔命,让锦绣河山一片狼藉、百孔千疮;战争使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使泱泱社稷零落凋敝、民不聊生。硝烟还未散尽,为了生计,父辈冒着风险外出种田;为了糊口,父母还干起了生疏的行当——做鞋。马姑夫家回国时有两箱“鞋楦”扔下,没想到还真排上了用场。他们用厚壮的棕黄色或豆绿色的帆布裁成鞋面,再用购进的废旧轮胎做成鞋底,然后用带倒钩的锥子勾起线绳将鞋面鞋底衲到一起。做好一双鞋得费好大功夫,很多时候都是白天黑夜地干才能赶制出来几双。由于战局不稳,市内集市早已关闭,改迁到“南园子”西南较远的一座丘陵上,这里树木挺拔、绿荫如盖,便于防空隐蔽。但得半月二十天才能赶上一次集市,这天天一亮就起来收拾东西以图赶个早集,尽量将做好的鞋快速出手以换购鸡蛋等生活用品,下市以后急忙赶回再为下一场集市做准备。
         位于北山的烈士陵园里,曾经安睡着几十位志愿军烈士英灵。此乃驻扎这里的广大志愿军指战员怀着对战友的眷恋和崇敬的心情将散落于各处的烈士英灵请到这里集中,以便公众瞻仰和悼念。
         北山地处城镇北郊,鸟瞰鸭绿江,距祖国咫尺之遥,站在山巅放眼望去,神州大好河山就在眼前,实乃牺牲的英烈最佳慰灵之所。山下恢弘大气的牌坊和山顶玲珑剔透的角亭是专门从祖国聘请的高级画工、工匠建造的,宽敞的石阶从山底一直修到山巅,角亭内矗巨型石碑,正面上书“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永垂不朽”的碑文。
         角亭前,即南面正中是一人多高、水泥浇成的园内最大陵墓——志愿军无名烈士群墓,周边有序排列着烈士的墓冢,墓碑镌刻烈士英名及籍贯,有鲁籍、湘籍、皖籍,更多的是川籍。战后恢复建设中,志愿军驻军主动请缨承担削掉“灯笼山”北麓、将通向海港大道拓宽以突破运输瓶颈的开山工程,为朝鲜人民造福。打眼放炮、劈山开路,在艰苦、危险的作业中,先后有四五位志愿军战士不幸牺牲,他们的遗体也被安葬在陵园里。每当队日或清明,我们都会戴上鲜红的红领巾、佩上由三朵火炬组成的朝鲜少年团团徽结队前往,祭奠光荣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战士、缅怀我们心中最可爱的人。为了祖国和人民、为了捍卫世界和平而英勇献身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永垂不朽!
         从解密的历史档案得知,朝鲜战争其实是一场以“企图”的主观腻想去实现所谓“企图”的冒险,是站在刀尖上跳舞的恶作剧,是使千万生灵涂炭的邪恶赌注。“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的英雄壮举使得曾经的残局得以扭转,几路大军挥戈南下,摧枯拉朽,取得节节胜利,直到打得美帝、联合国军、李伪军告饶言和。可以想象,如若没有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的浴血奋战、奋勇牺牲,我国的边境就不会有一个甲子的宁静,丹东等边境地区还会遭到狂轰轰炸;如若没有抗美援朝战争,则东亚版图必定会改绘;没有抗美援朝,就不会有今天繁荣的民主朝鲜;从终极意义上来说,抗美援朝战争主宰了这场东亚之战,是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灵魂。任何企图削弱、漠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和广大志愿军战士的英雄壮举,都是不能容忍的,应该遭到强烈的谴责和抨击!通过这场波澜壮阔的战争更让我们旅朝华侨深深地懂得——谁才是真正最可爱的人!


                                                                                                                               2009.12.03 作于北京
级别: 精灵王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06-18
            不可复制的童趣  不容颠覆的记忆
                                           ——故 乡 龙 岩 浦 散 记 之 二
                  
                                戍鼓断人行,秋边一雁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摘自唐·杜甫《月夜忆舍弟》
                  先辈劳碌的身影何时再现?儿雏的童话故事可否重演?
                                                                                             —— 一道留在心灵橱窗的习题

                                一、别梦依稀  焉能模糊我心中的经纬坐标
                                二、故园旧梦  安能淡漠我心中的孩提时光
                                三、繁帙沉香  岂能迷失我心中的小学书堂
                                四、烽烟消弭  怎能抚平我心中的战地惊魂
                                五、思乡怀古  只能穿越我心中的时空隧道

         上面是【望穿秋水 2】(故乡散记之二)的叙事结构,献丑!        
         今年6月是朝鲜战争爆发、10月抗美援朝出国作战66周年,谨取其中一章发表以志纪念。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6-06-18
回 楼主(萧辉政) 的帖子
看完又看了几遍,亲临那场残酷的战爭,都有深刻体会。能和最可爱的人亲蜜接触是童年最宝贵的记忆。您的文章让我想起1950年8月19日早晨,美帝飞机把清津市炸为平地后燃烧,整个城市变成焦土,惨不忍睹。要和平,不要战爭!向最可爱的人一一中国人民志愿军致敬!谢谢您克服身体的不便,带来的精彩文章!


级别: 精灵王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6-06-18
回 楼主(萧辉政) 的帖子
          


> 鸭绿江(河流名称) >图册——鸭绿江(河流名称)< 返回词条
图册:鸭绿江(河流名称)词条图册
( 6/ 10) 查看原图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6-06-19
回 1楼(萧辉政) 的帖子
童年的人生经历,是一段抹不去的记忆,虽然几十年过去了,它仍然是一个人的精神食粮,令人永志不忘!志愿军将士们的功绩将永垂青史,它不仅为那场不该发生的悲剧付出了血的代价,也为战后恢复基础设施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让历史铭记!谢谢!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6-06-19
回 楼主(萧辉政) 的帖子
        战争是残酷的,是血与火的考验。战争伊始,旅朝华侨开始了大规漠的撤侨,母亲抱着我坐了一天汽车从江界赶到新义洲,和爷爷、奶奶、还有姑姑、叔叔会合,当时政府大部份都安置到黑龙江,投亲靠友的自行解决,我们自己到了辽宁普兰店皮口这个沿海小镇安下了家,父亲在江界华侨小学工作,没有同行。我印象最深的是遇到了美帝轰炸新义洲,给我幼小的心灵创下了深深的伤痕。
        那场战争打的异常艰苦、残烈,中国人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终于打赢了这场战争,六十多年前的这场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对于俩国年轻的后代来说似乎印象模糊,但对于经历过哪场生死之博的我们这一代来说,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萧兄的记忆力真好,对于儿时经历过的事和人记忆犹新,很佩服。谢谢您的文章,让我们、让后代永远铭记最可爱的人用生命和鲜血创立下的恒世丰碑和那些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6-06-19
回萧辉政老师的帖子
  萧老师,您的文章,勾起了我对那段历史的回忆。朝鲜战争爆发那一年,我刚刚7周岁,我生活的两江道新坡郡,算是后方,战争爆发一个多月后,战场形势发生了急转直下的变化,谣言满天飞,人心惶惶。有说,美国人马上就要打进来了,人们纷纷躲到山里去避难,顷刻间新坡变成了一座空城。我们家也和别人家一样,母亲带着我们几个小孩子,躲到离城很远的山里,住在一户朝鲜人家里。父亲舍不得家里那点东西,暂留下来,照顾一下。过了几天,美国人也没进来,思想上也没那么紧张了,又耐不住在山沟里的寂寞,有一天下午,我们又溜回家里。父亲见我们回来了,把家里养的鸡都杀掉,煮了一大锅。正在我们吃着香喷喷的鸡肉的时候,警报响了,父亲带着我们就往外跑。飞机飞的很低,都能看到驾驶员,窗玻璃振地咯棱棱地响,我们在飞机底下漫无目的地跑。现在想起来挺可笑,但在当时没有战争经验。
  最近看了“三八线”,影片的主要角色,营长牺牲了,汽车班长牺牲了,指导员和连长长顺、栓子都牺牲在停战的前一刻。影片中的三对情侣,我想总有一对情侣会迎接胜利的那一刻,结果都没有。看完了,心里很难过。这就是战争。战争留给我们的都是痛苦的记忆。
  珍爱和平吧,让和平的阳光普照世界!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6-06-19
回 楼主(萧辉政) 的帖子
朝鲜战争开始到现在已经有66个年头了,那时我还小,什么也不知,后来渐渐的长大了,也见过志愿军,他们也在我家住过,也听他们讲过战争的故事,听父母讲,那时我刚出生,每天抱着我进防空洞等等,要和平,不要战爭!向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志愿军致敬!!
级别: 精灵王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6-06-20
回 2楼(陈淑美) 的帖子
感谢您在第一时间里赐帖,文章较长有劳费神,谢谢您!原想分为两次刊载,可松散的文章结构一经分割,读起来必将索然乏味;又一想整成删节版,可又觉得不太符合“散记”的初衷,最后只将无关紧要的语句删掉以保持文体不变,谢谢您的惠顾!
级别: 精灵王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6-06-20
回 3楼(鞠保福) 的帖子
谢谢您赏光!只是童年故乡的一幕,何劳费神!感谢您的浓浓乡情!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