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
  • 283阅读
  • 4回复

怡 情 别 离 (13)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第十二节    鸭绿江畔情未了
作者:殷绪郅
  
    青水,是一个小镇。正如它的域名一样,是-个山青水秀的好地方。我们常讲,中朝两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你若不到这座小镇,还体会不到这种感觉的话;那么,当你踏入这片神迷的土地,你会感觉到:那依山傍水的自然景观和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人文气氛,肯定会打动你的心弦。
青水的特色产业是矿业。这里盛产“戛斯”(一种助燃矿石),是该镇的支柱产业,主要收益靠它。即便在敌机狂轰乱炸下,屡遭重创,也从不仃产。你会看到:运送矿石的空中揽车,挂着输送斗,-个接一个地在山涧来回传递,老远望去,像是飞天穿梭的走廊。
青水,又是地处中朝两国两山之间的峡长地带,中间隔着一条江,那就是鸭绿江。站在江边:往西眺望,你会看到两岸之间划了一道粗粗的长线,那就是跨江浮桥;往东看去,一道天堑过桥,横跨两山,那是连接两岸的跨江铁路大桥。在这里,你会依稀见到两岸道路上,车辆奔驰和人员走动;在江面上,经常能见到两岸渔船,载着鱼鹰,撒网捕鱼;在枯水季节,我们在江中游泳,时常游到彼岸,然后再返回此岸;在江水激流段,有两岸的逆行船只,你会听到拖船的哨工,发出铿镪亢进地号子声……如果不是战争,这里一定会成为中朝两国人民边境贸易、文化交流的圣地。就是这样一畈净土,一汪清水,被战争遭踏的面目皆非。
一座小城,弹痕累累,满目疮痍,房屋炸塌,道路坍陷,肥沃的土地野草蒿荒,耸立的烟筒拦腰切断,山体下的道路两侧,被烧焦的树木浓烟滚滚;马路上,志愿军和人民军押着战俘,-批又一批,有的一瘤一拐地艰难路过……战争的悲怆,随处可见。
我很佩服这里的人们,面对战争亳不惧色,情绪镇定自若,一切正常的生产活动照常进行。有些工厂照常生产,操作的机器声隆隆作响;有的农民赶着黄牛,驾驭着木犁,在田间耕耘;学校课堂里,朗朗的读书声,还能清晰地听到;小集市上,必需的生活用品还能买得到,只不过不像战前红火,看上去,似乎没有多少人惠顾,其实人并不少,只不过买了货,交了钱就走人,只是不滞留罢了……这一切,看似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实际上,这里的朝鲜人,包括我们华人,他们把苦难咽在肚里,把对敌人的仇恨记在心里,把对胜利的期待落实在实干上,这种忍耐力、承受力和生命的迸发力,是任何敌人吓不倒、摧不垮的!
   我们家来青水,如其说是逃生避难,倒不如说是无耐的等待。因事先与田家有约定,拟一起回国,而田家的不幸遇难,对我们家是个巨大打击!这促使我们家归国的欲望更加强烈。当然,归国并不是我们一家之事,而是有组织、有领导的分批次进行,一切听从上面安排。我们家来到此地,得益于有的老华侨先前己回国,弃下的房屋土地,正好由我家接手,这为我们家继续经营菜地创造了极为便利的条件。遗憾的是,我的父亲由于伤病在身,几经周折,病情加重,卧床不起;那时我们还小,地里活全靠我母亲,可以想见,当时的日子过得该多艰难!
来到了新地方,结识了新朋友。我家居住的前面是袁家,后面是董家,我们这三户华人近在咫尺,犹如一个大家庭,吃饭的时候,经常端着饭碗串门说事。我们常讲“远亲不如近邻”,果真是这样,如果有什么事情,一招手大家很快聚齐,好说好商量,从来没有红过脸。就拿地里活来说,春耕或秋收,都是大忙季,三家一起互动,我帮你,你帮我,很快就将地里活忙完。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这儿,大人常聚在一起,孩子常玩在一起。在我们这帮孩子中,我跟袁家老小、袁成志最铁。他乳名叫“公子”,我俩同岁,比我瘦小,人很朴实,就是脏点,两道鼻涕,经常挂在嘴上,我走到那儿,他跟我那里,我说什么,他听什么,从不多言多语,可以说,我俩形影不离,他是我的贴身,是我童年时期第三位好朋友。
孩子们的乐趣,莫过于对鸭绿江的依恋。我们几乎整天“泡”在这里,冬季溜冰,天气转暖,嬉水、钓鱼、游泳、捉蟹等,让你真正体会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趣味!
我们玩耍的江畔,是一处相对平稳的水湾,水湾前方水少的时候,还会凸显江底裸露出来的沙石丘线,犹如一处天然沐场。夏季,经常有朝鲜男女一帮又一帮,在这里沐浴、洗浴、游泳、嬉闹。清晨或傍晚,有时你会发现朝鲜人,用炸药炸鱼的场面;人蹲在江边,吸着香烟,观察江面;有时投些鱼饵,鱼儿觅食顶着水面,划出-道道圆型波纹,圆型波纹聚集越多,说明鱼儿越多,这时将手中备好的炸药点燃掷向江中,“轰!”地一声巨响,掀起高大水柱,震昏的鱼儿,翻着白色的肚皮,飘浮在江面上,人们即跳入水中捞鱼;有时我们也下水帮助捕捞,他们很高兴!事后还有鱼份子呢!
  说到钓鱼,在鸭绿江钓鱼,跟其它地方钓鱼不一样:这儿水流湍急,不适宜垂钓,而是用手拍拉线横钓,这种手拍型似放大的蝇拍,手拍的前方用实木支撑缠线放线,人站在膝盖深水中,着上鱼饵,顺水放线,不断拉动,只要有耐心,就会有收获!
捉蟹,常常在春秋两季进行。夜间,我和公子为伴,拿着“戛斯”灯照明,在齐腰深的江中觅蟹,一会功夫就能抓到好些螃蟹。很有趣!当你在水中行走时,有时会常常碰到所谓“长虫鱼”,即鳝鱼,会往你的脚下钻,只要用备好的三齿叉插下去就能捕到,这可是额外收获哟!江蟹很鲜嫩,口感非常好,我特别爱吃脱掉壳的软螃蟹,这种螃蟹的蟹黄更美味!
   尽管那时战争风云密布天空,鸭绿江水飘流着血迹,但它并没有也不可能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淡忘;相反,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种说不出来的眷恋感,时常浮现在脑海中,有时会让你激奋!也有时会让你沉闷!还有的时候会让你遐思!
有一次,我和公子正在江边玩耍,突然发现从江面上游飘来-个粽色大铁箱,我俩很好奇?相互盯了-下眼神,二话未说游了过去,因为箱体高,俩人费很大劲,才爬到箱体内,箱内空空荡荡,啥也没有,俩人索性当做乘船过把瘾,顺流而下,箱体在江面上,来回旋转,我俩兴奋的还有些眼晕呢!待飘到下游激流勇进处,我们不敢再轻易冒险,很快弃箱,跳入江水,返回岸边。在江边上,公子撩着水笑着问我:“这是哪一家好心人,为咱俩准备了这只‘铁船’?”我边笑边猜测说:“可能是上游,有的地方被敌机炸后,飘流下来的浮体。”
   说也怪,那时有许多乌鸦,在鸭绿江畔上空盘旋。开始还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乌鸦?后来才发现:只要上游有敌机轰炸,必然有被炸死的鱼飘流下来;而乌鸦集中群落的地方,那里必然会有鱼类食物。凭这点经验,我和公子经常能在江边亳不费力地拾到鲜鱼,回家美餐一顿。
再有,我们喝的水是江水。几乎每天早晨,我和公子为伴,都要到江边担水吃。有一天清晨,我们俩刚到江边,就听到在我们东侧的江面上,大群的乌鸦在鸣叫,我俩感到:这种悲凉地叫声不对!我们放下担桶,朝着乌鸦呜叫地方向奔去。这-下可把我们俩惊呆了!原来是一具男性尸体,仰卧在江边……我们不敢多看-眼,飞也似地跑回家中告诉家人。很快,袁家成仁大哥、董家四哥等,由我们带领来到江边。大伙从面部和穿着判断分析:这是一名中国人,更像是支前牺牲的民工,从上游水丰方向飘落至此。经商量后,就地挖坑掩埋。我们心想:像这样牺牲在异国土地上的无名遗骨,殊不知该有多少啊?
   我家在青水的两年,可从说是与战争相伴,与狼共舞的两年。长时间战争的熬煎,人们的身心拖得都很倦怠,精神准备上就是一条:大不了是一死,你炸你的,我玩我的,活着干,死了算,能躲过去的是幸运,躲不过去只好认命了!在这片土地上,再也无路可退了。要退,唯一的出路,那就是回归祖国。
一九五三年春,总算终结了战争折磨,迎来了逃逸地曙光。我们高兴地接到第三批回国的通知。这样,我们同当地十余家华人、包括袁家和董家一道,几经周折,如期赶到祖国的大门口——新义州,在那里等待回国。到了这儿,我们自感到轻松多了,尤其我们这帮孩子们,回国的兴奋心情抑止不住,唱啊!跳啊!狠不能马上插翅飞过去……
  离别的时刻终于到来了!第二天凌晨,由我父亲带领,母亲抱着刚满八个月的绪杰弟,我和素彦姐分别领着弟妹,早早赶到新义州火车站。上午八时许,我们踏上开往安东的专列,同许多侨胞一道,告别了异国这片正在燃烧着的焦土,带着许许多多的磨难与创伤,默默祈祷着长眠于他乡的亲朋好友,通过鸭绿江跨江铁桥,回到我们日夜思念的祖国!列车进入安东火车站,醒目的横幅写着:“祖国欢迎亲人回家!”欢迎的人群手擎鲜花,敲锣打鼓,非常热烈,前来接迎的领导,见面第一句话就说:“你们受苦啦!”“祖国欢迎你们回来!”这亲切话语如同一股暖流涌入心房,倍感亲切;大家互致问候,相互拥抱,真正感受到祖国大家庭的温暖和厚爱!
    我们全家回到了祖国!我们全家男女老少安全的回到了祖国!我们是幸存者!我们也是幸运者!
回忆那段历史,特别是那场战争!做为那场战争的一名经历者,我会说:战争是残酷的!战争是血腥的!战争确实有巨大的破坏力!战争给人类的生命财产造成了重大损失!这是实情。但是,我不会说: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朝鲜是不对的!抗美援朝的决定是错误的!这是偏见。更不会说:战争会毁灭人类!战争将使地球消失!这是吓唬胆小鬼的。
    我本人的拙见是:毁灭人类或将地球消失的战争,决不是战争的动因;战争是征服者的对抗,只有把对方征服,才会占有;就会在被占有的土地上,欲肉人民,攫取资源;从这个意义上说,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朝鲜战争,再好不过的证明:我们中国人民渴望和平,不想打仗。可是强加在我们头上的战争,不打行吗?退一步说,如果敌人将朝鲜全境占领,我们中国人还有好日子过吗?当然,我们的敌人决不是以占领朝鲜为目的!他们的野心是:吞并朝鲜为跳板,占有我们的全中国!这种狂妄的野心,被中朝两国人民和两国军队所粉碎!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1-19
回 楼主(于龙) 的帖子
战争是可怕的,惟有经过战火磨难的人才能更加珍爱和平,只有打垮了好战分子才能保住永久的和平,历史就是最好的证明。
级别: 精灵王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1-19
回 楼主(于龙) 的帖子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1-21
回于龙同学转载的殷绪郅先生的回忆录《怡情别离(13)鸭绿江畔情未了》
  殷先生讲自己的故事,我们这些在朝鲜生活,又经历过朝鲜战争的人,仿佛又是在讲我们自己的故事。
  经历过战争苦难的人,最知道和平的宝贵;远离祖国的游子,最知道母亲怀抱的温暖。
  对经历过生死考验和艰苦生活历练人生的故国的的眷恋和难以割舍之情,是那样深深地留在心底,成为永远的回忆。
  铭记历史,珍爱和平!愿和平的阳光永远普照朝鲜三千里江山!
  谢谢殷先生的回忆录,谢谢于龙的转载。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1-21
回 楼主(于龙) 的帖子
看了殷先生的故事,正如郭麟恭同学所说:我们经历过朝鲜战争的人,仿佛又是在讲我们自己的故事。
昨天晚上看了央视播的:跨过鸭绿江电视剧中,志愿军飞行员打下敌军王牌飞行员的飞机,真是大快人心!打出中国人的坚强意志,打出中国人的威力!
因此,使我联想起读小学时的经历:清津市被敌机的狂轰乱炸,一片废墟。没了家园,只能开始了艰苦的避难生活。我家住处要翻过一座山,才能到学校。每天和姐姐一起这样去读书。有一天,爬到山顶,突然飞来一架飞机。它是在两山之间靠近我们所在的山飞行。因为和我们处在平行位置,看的很清楚。我看那美国飞行员转过头来看我,吓得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姐姐毕竟比我年长四岁,懂事。忙捂住我的嘴,往一棵树下拽我。飞机飞走后,急忙跑下山。学校的抗美援朝王世兰老师在防空洞门口接我俩。我抱住老师哭起来,老师边安慰边把我俩领进防空洞。先到校的同学们在洞里唱着歌,看到同学们高兴的,忘了刚才的惊吓。这是我难忘的记忆。
记得抗美援朝王世兰老师非常漂亮,和蔼可亲。至今老师的美好形象难以忘怀!
殷先生的文章引起我经过战争的回忆,谢谢您!
谢谢于龙的转发,辛苦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